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領讀 > 正文

耄耋王蒙,講述愛情的故事

2019-6-29 8:56:57 來源:山東商報

        “王蒙老矣,寫起愛情來仍然出生入死。王蒙衰乎?寫起戀愛來有自己的觀察體貼。畢淑敏告訴我,日本有一種說法叫成長到死。那么小說也可以創造到老,書寫到老,敲擊到老,追求開拓到老。”當代著名作家、學者王蒙在自己新書《生死戀》前言中寫道。今年,85歲高齡的王蒙又出版了自己的全新力作《生死戀》,該書演繹了文學中古老的愛情主題,將愛情置于歷史的變遷之中,講述人們愛情中所面臨的考驗。記者朱德蒙實習生倫曉瑜

 

  將百年歷史滄桑納于敘事構建中

 

  王蒙,中國當代著名作家,學者,曾任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部長,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等職。王蒙筆耕60余年,出版過45卷文集,創作過1800萬字作品,著有長篇小說《青春萬歲》《活動變人形》、短篇小說《組織部新來的青年人》等百部作品,其作品反映了中國人民在前進道路上的坎坷歷程,是當代文壇上創作最為豐碩、始終保持創作活力的作家之一。2015年,王蒙作品《這邊風景》獲第九屆茅盾文學獎;2018年,王蒙榮獲“弄潮杯2018年度人民文學獎”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特別貢獻獎。王蒙訪問過60多個國家和地區,獲得境外兩個博士學位,作品被翻譯為英、法、德、意、日等20多種文字,流行世界各地。

 

  王蒙新作《生死戀》一書,收錄其最新創作的四篇小說:兩篇中篇小說《生死戀》和《郵事》,兩篇短篇小說《地中海幻想曲》和《美麗的帽子》。中篇小說《生死戀》講述北京普通宅院里頓家和蘇家的半個多世紀的不解情緣,主人公蘇爾葆在感情方面的糾葛以及面對愛情、親情時每個人的不同表現和感受。《郵事》為非虛構小說,講述作者幾十年來因為領取稿費而與郵政、郵儲打交道的經歷和感受。《地中海幻想曲》與姊妹篇《美麗的帽子》則講述了女主角隋意如,是眾人眼中的“人生贏家”,顯赫的家世、學歷、榮譽、身份等,卻在談婚論嫁的問題上屢屢觸礁,小說以意識流寫法講述了她登上地中海幻想曲號郵輪后,在雅典的旅行經歷和心理起伏。

 

  《靜撥生命之擺或超越生死之維——論王蒙小說新作<生死戀>》一文作者溫奉橋和姜尚寫道,自《青春萬歲》始,王蒙的小說創作已逾65年,縱觀王蒙的創作生涯,從1950年代飽含革命激情的青春之歌與激蕩文壇的震顫之音,到1970年代的異域風情與時代隱思,再到1980年代的藝術探索與內省哲思,直至1990年代的“季節系列”,小說之于王蒙,不僅能延伸體驗,記錄生活與心緒,更能在詩意與美感的書寫中,見證生命與滄桑,“晚年的王蒙,在‘青春激情、革命激情、歷史激情’多重激蕩中,再一次沖破時空的桎梏,直逼生命之復雜真相,呈現出新的生命景觀。王蒙新作《生死戀》將世界—中國、個人—時代、歷史—命運置于一個完全打開了的背景上,從1898到2018,從北京胡同到美國圣何塞,從‘蜂窩煤’到‘洋插隊’,將中國近代以來的百年歷史滄桑,納于男女主人公之‘生死戀’敘事構建中,這是王蒙晚年小說創作的一個顯著特點。超越性生命哲學構成了《生死戀》的堅硬內核。”

 

  讓文學滋潤普天下的人生

 

  新書《生死戀》寫人們的愛情生活,這與王蒙之前的作品題材稍有不同。對此,該書責任編輯告訴記者,已經把王蒙列入可以開拓出新領域的“青年作者”名單內了。王蒙在新書前言中也表示,“每次與每次都不一樣。6年前《人民文學》上刊登了我的一篇寫山村農民的小說,他們的一位編輯接到同學來信,說你們怎么敢用與王蒙的名字相同的名字標注作者。他們沒有想到我也寫農村。這次呢,一位朋友告訴我,如果把《生死戀》的題名放到一大堆小說名目中讓她猜,費盡洪荒之力,她也不會想到王蒙的小說起這樣一個標題。”

 

  “寫小說的感覺是無法替代的,你寫起了小說,你的每枚細胞都要跳躍,你的每一根神經,都要抖擻,不寫抖擻,寫成哆嗦也行。”在王蒙看來,模寫也罷,紀實也罷,都在創造一個世界,在用語言激活人物和靈魂、情感和想象,在喚起眼淚和激情、關注與猜測。當然,還有好人的與智者的思想。“王蒙在《生死戀》中,對于不同人格主體,并不進行善惡裁決,也不用盲目的命運來進行玄妙指引。他在多重追憶敘述中從歷時與共時、內在與外在、感性與理性、愛情與欲望等多個維度,進行立體地展示,我們在矛盾雙方或直接或間接的辯護溝通中,在每個個體或連續或片段的獨白自省中,深刻揭示了個體命運的悲劇性。從這個意義講,《生死戀》所展示的悲劇,并非世俗意義上的悲劇,而是超越意義上的悲劇,即將悲劇視為共同關系之必然結果,造成悲劇的不是現實的偶然因素,而是悲劇環境中所有人的‘共同犯罪’,即《生死戀》所揭示的悲劇,超越了具體的政治、歷史、家國境界,進入了人生之普遍意義即哲學的境界。”中國海洋大學王蒙文學研究所所長溫奉橋指出。

 

  王蒙喜歡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前主席伯南克一句名言:“所有的故事都是好的故事。”對于這句話,他有著自己的理解:“包括悲哀與失落,種種經驗都可以得到文學的滋潤,發芽,長葉,開花,結果。讓文學滋潤普天下的人生吧。”

 

  在溫奉橋看來,《生死戀》正是一部寄托著智者哲思的小說,《生死戀》對個體、愛欲、自由、生死、存在等哲學的重要質素表現出了超越性的哲理認知,“基于王蒙厚重的歷史閱歷而生發的關于生命內部深切體驗的《生死戀》,通過掙扎個體的多重追憶實現了立體敘述生命哲學的可能,也通過生命本體‘愛而不得’的生死糾纏來揭示自由欲求與生存秩序之間難以歸因評判的悲劇。最終,他為我們展示了生死之隔間所具有的超越性可能。在那些已知的、定形的、有名的內容之外,還有著無名的、無形的但卻不可抑制并為王蒙所感知捕捉到的存在。在經歷了生命個體的滄桑歷程后,王蒙感受著生命深處的存在并最終突破了普遍性的探求陷阱,為我們展現了他極富超越性的生命哲學。”

甘肃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