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領讀 > 正文

名著之妙,在于發現

2019-6-29 8:55:11 來源:山東商報

         在中國,若談起《西游記》《三國演義》《水滸傳》《紅樓夢》四大名著,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無論是大鬧天宮、桃園三結義,還是武松打虎、劉姥姥進大觀園……這些典故,早已家喻戶曉,耳熟能詳。然而,真正能夠讀通且讀懂四大名著的人,也這么多嗎?其實,大部分人是要搖頭的。記者發現,在一些網絡讀書調查中,四大名著能入圍“最讀不下去經典名著”排行榜前十。

 

  為幫助和引導包括青少年在內的廣大讀者能夠通讀四大名著,感受古典小說的魅力,從中收獲不一樣的人生感悟,當代著名教授作家、央視《百家講壇》主講人馬瑞芳,將幾十年的研究功力傾注于新作《書里書外話經典》叢書,用通俗靈活又不乏深意的語言和文字,帶領讀者再讀四大名著。日前,本報記者專訪馬瑞芳。文/圖記者朱德蒙 實習生倫曉瑜

退休11年的教授作家馬瑞芳堅持每天閱讀

 

  讀名著就是讀人生

 

  記者:為什么想要做這樣一套叢書呢?

 

  馬瑞芳:最先是出版社提出想做一套解讀四大名著的書,它的方向是“老少通吃”,主要面對中學生。因為中學生中考和高考都要考到四大名著,有這樣一套書幫助他們解決一些問題,比如了解四大名著主要講了什么內容?大家可以從中體會到什么內涵?……同時,出版社也想要一般的讀者也可以借助這套書“走進”四大名著。

 

  我也是從中學生走過來的,12歲上初中,我就天天抱著《西游記》《水滸傳》看,后來又變成抱著《三國演義》《紅樓夢》看。如果當年有人給我講怎么讀(四大名著),那我會讀得更好。那個時候,我們叫“瞎子摸象”,就那么一直讀,也不知道該學些什么。所以出版社提出來后,我認為這個設想很好。

 

  記者:您也說新作主要針對青少年群體,那么您認為青少年該怎樣閱讀經典名著呢?

 

  馬瑞芳:書中,一開始我會有一個總的評價,再去選擇較重要的章節進行。比如《西游記》,毫無疑問是前7回,因為前7回是“猴王傳”,寫得最好,也是中國古代神魔小說中最精彩的段落。之后,選那些比較有代表性的故事,像三打白骨精等。再比如《紅樓夢》,可以說你只要讀懂了前5回,你就能接著看下去了,但一般的青年讀者,恰恰就是被前五回擋住了。因為當年曹雪芹估計也沒想到他的書能夠成為經典暢銷書,所以就沒按暢銷書的路子寫,完全是按照他自己的藝術追求去寫。

 

  那么,這套新書就是引導讀者怎么進入到名著中去,因為名著一開始,是有閱讀障礙的。此外,還有那些經典,如三顧茅廬。從三顧茅廬中,我們可以想象諸葛亮當時所處的環境,以及人生追求等,最后諸葛亮鞠躬盡瘁,死而后已……這些都是中華民族從古至今非常珍貴的精神財富。最后,在閱讀的過程中也學會了寫作,這對青年讀者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給自己的創作樹立一個榜樣標桿

 

  記者:去年,王蒙先生來濟南時,也有讀者問過他這個問題。我聽說您現在也很少出席一些公開講座活動,年逾古稀,您覺得年齡是個問題嗎?會影響您的創作嗎?

 

  馬瑞芳:沒有,王蒙比我還大8歲呢。我和王蒙有同樣的感受,他也解讀經典。解讀經典的時候,你會心情平和,很少會情緒激動,但當你進行這些個人創作時,思想會非常活躍。這幾年我一直忙著解讀經典,所以我自己的創作就搞得比較少。去年青島出版社來找我,他們邀請了8位知名作家共同創作一套《與共和國一起成長》。我從我父母結婚寫起,寫到父母都離開人世了,5萬字還沒寫到我出生。最后寫了11萬字,修改后變成10萬字。

 

  記者:您現在一天工作多長時間?

 

  馬瑞芳:退休11年,我每天工作10小時,勞動強度很大。我一般6點起床,工作一上午,以前中午不休息,現在中午會躺半個小時,稍微歇一會兒。下午1點多起來再工作,到了晚上看新聞聯播,如果有乒乓球、女排比賽,就看比賽,沒有比賽就繼續去敲電腦。說實話,退休的這11年,比我上班的時候還累,還忙。

 

  在這10個小時的工作時間里,可能寫作的時間也就四五個小時,其他大量的時間,我都用來閱讀。一年閱讀100本書,我是沒有問題的。我在大學里教的就是經典(古代文學),我平時讀書也是讀經典。除了讀我所從事的專業書籍之外,我最喜歡閱讀古今中外的那些外國作家的經典作品,巴爾扎克、狄更斯、托爾斯泰、屠格涅夫……我都太熟悉了。我也特別喜歡看散文作品,此外,我和易中天有個共同的愛好,都喜歡讀偵探小說。前一陣,我給國家圖書館做完了一個解讀《聊齋志異》的工作,我覺得得放松自己。干嘛呢?讀東野圭吾的書。不過看完后,我和易中天分析,我還是更喜歡阿加莎·克里斯蒂。東野圭吾的故事雖然經常叫人毛骨悚然,但因為我喜歡欣賞美的文字,這一方面,阿加莎·克里斯蒂寫得更美。作為克里斯蒂的忠實粉絲,我不僅收集了她的圖書作品,她的VCD、DVD等影像作品也都收集了。

 

  記者:您是如何保持這么旺盛的創作生命力的呢?

 

  馬瑞芳:首先要讀經典。當有一個經典的標桿放在那里,你就不會眼高手低了;其次,有了經典作家做榜樣,你就會感到我也必須得好好努力。此外,你還要有一些朋友做標桿。若我什么時候不想工作了,我就會想到,還有幾個朋友比我年齡大得多,比如王蒙,他最近就出了一本新書。而且我也一直記得,劉白羽老人80歲還在寫作長篇小說,100萬字的《風風雨雨太平洋》。他說“正是因為我80歲了,我才能夠調動我所有的積累。”所以,當有這樣一些標桿豎在你面前時,你就不會滿足,不會固步自封,不會自以為是,不會夜郎自大。

 

  堅決不看胡編亂造的影視改編

 

  記者:您個人最喜歡哪一部名著作品呢?

 

  馬瑞芳:《紅樓夢》。因為我從小就讀《紅樓夢》,大學期間,《紅樓夢》一直都是我的枕邊書。我最早寫《紅樓夢》的論文是在1962年,到現在還有。現在,我大概有10個版本的《紅樓夢》吧。

 

  我雖然專門研究了40年的《聊齋志異》,但同時我也在研究《紅樓夢》,只是大家沒怎么注意到我研究《紅樓夢》。我經常參加國際紅學會,參加會議一并提交論文。2004年,我還寫了一本書《從<聊齋志異>到<紅樓夢>》。

 

  記者:當下很多改編自古典小說的影視作品,可以說改編得面目全非,為什么大家這么熱衷于改編得面目全非呢,您對此有什么看法嗎?

 

  馬瑞芳:現在那些胡編亂造的影視化改編,我是堅決不看的,因為它和經典已經沒有關系了。當我不得不看的時候,我會提出批評。當然,我也看一些比較接近原著的改編作品,比如張國榮和王祖賢的《倩女幽魂》,基本上是忠于原著的。

 

  英國、俄羅斯、法國等國家,它們的經典改編不像我們,哪怕給經典添一點兒,觀眾都不樂意。無論《安娜·卡列妮娜》,還是《巴黎圣母院》《悲慘世界》都被改編過很多次了,但都不會亂編,因為大家都知道,你再怎么亂編,都比不了原著作家。我認為現在應該引導青少年讀經典、讀原著,不要受這些廉價的、取笑的、有噱頭的影視劇影響。多看一些像《安娜·卡列尼娜》《復活》等這些經典的劇目。

甘肃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