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三尺柳條的現代復活

2019-6-26 11:22:55 來源:山東商報

        重達百斤的巨鼎、掌托圓珠的中國龍、色彩豐富的水果系列產品……從生活中的裝飾品、實用的出行車輛到活靈活現的動物,指尖翻飛,編織出的不僅是一件件藝術品,也是臨沭柳編的文化名片。

 

  創新技法和編織技藝、開發衍生品、電商模式推廣……從原材料柳樹的種植管理到作品創作出口,柳編在臨沭當地實現了“非遺+”全面落地開花,也不斷激發著老手藝的傳承活力。與柳條相伴40載,楊進邦創作過數以萬計的作品,卻仍堅持不懈地創新設計,“新”“奇”二字是這位省級模范傳承人始終恪守的創作理念。記者 許倩 實習生 劉若溪

 

《柳編中國龍》



  一條線叫響“柳編之都”
  

 

  作為中國最早的傳統手工藝術之一,柳編有著1400多年的歷史,也是在民間廣為傳承的藝術形式。在臨沂市縣,柳編有著廣泛的群眾基礎。從原始的民間小作坊演變成規模宏大的地方文化產業,走在臨沭的大地上,隨處都能看到指尖翻飛做柳編的手藝人。“一把錐子一把剪,馬扎一坐搞柳編。”這句順口溜形容的就是臨沭當地柳編產業的盛況。

 

  從最初的柳樹到一件件精美的工藝品出口,臨沭是一條線生產的“柳編之都”。鼎盛時期,臨沭當地有十萬畝的柳條種植面積,編織大軍達到了十萬人。年過六旬的楊進邦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從兒時接觸至今,楊進邦已與柳編一起走過了40個年頭。柳編尺寸在變、形態在變,唯一不變的就是他反復設計的創新理念。

 

  楊進邦常說,對于臨沭人而言,柳編像是一種天賦和本能。對他而言,亦是如此。“鄉間道路上大車小車在運輸柳條和柳編產品,大街小巷都在劈柳截柳,宅院門口涼曬著柳編小筐,沿街房內三五成群的編織女工邊編織邊談笑。”兒時的場景在楊進邦的腦海中仍然清晰。

 

  也許是天賦,也許是一種習慣,自打兒時接觸以來,楊進邦便沒能再割舍下柳編。“上世紀70年代,我進入臨沭縣工藝美術公司,從事草柳編織工藝品出口設計創新。”楊進邦告訴記者,自那時起,兒時的積累有了施展的機會,在那里,他專心從事編織工作。

 

  隨著工作經驗的積累,創作的作品越來越多,楊進邦不再滿足于時下日常生活用具的創作,開始嘗試著對柳編進行創新。“柳編在臨沭有著廣泛的基礎,但創作大多以貼近生活的實用品為主,如簍、簸箕、箢子、柳條箱子等,用來做糧囤和酒簍。”

 

  積累慢慢轉化成了創意。到了上世紀90年代,楊進邦結合染色技術,對柳編進行創新,設計出了水果造型系列作品。“水果造型系列,通過制成水果樣式,染成了水果對應的顏色,突破了柳編以前染白色的一個界限。”楊進邦說。

 

  改變柳編的編法、工藝、造型、材料和用途,從實用品到工藝品再到藝術品,在創新理念的指引下,老手藝也煥發出新的生機。

 

  探索“非遺+”
  

 

  活態傳承的非遺項目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是當地的文化資源。傳統的文化資源怎樣傳承,也成為了臨沭不斷探索的方向。近年來,在“非遺+”模式的探索下,文化資源優勢也逐漸轉化成為產業優勢。

 

  在臨沭,柳編出口曾是銷售的重要渠道。“上世紀70年代初期,臨沭柳編就開始出口國外,中國工藝品進出口公司山東分公司的第一個柳編出口貨號W101—1就誕生在臨沭縣。”楊進邦告訴記者,彼時臨沭縣的柳編產業、出口創匯得到了大發展。“短短幾年時間內在柳條種植、柳編品種、編織技法、使用功能、造型用途、市場拓展等方面進行了全面改革和創新,使柳編花色品種從幾百種猛增到了幾千種,也迎來了臨沭柳編的春天。”

 

  另一個轉折也出現在此時。“那時應運而生的不少個體戶和私營出口企業都可以背著柳編小筐去參加廣州交易會與外商訂貨,也推動了臨沭柳編的出口。”楊進邦說。

 

  有了此前的銷售基礎,近年來互聯網的發展普及也給這座“柳編之都”帶來了東風。臨沭柳編也開辟出了“非遺+電商”的發展模式。楊進邦介紹,臨沭目前已有淘寶專業鎮1個,淘寶專業村3個。臨沭柳編從出口、電商銷售、外埠加工鏈條化生產成為產業化、規模化、產供銷一體化的外貿出口示范基地。

 

  “非遺+展示”則是另一種探索。2008年,臨沭縣在縣城西部建造了總面積2600平方米、國內唯一的“中國柳編文化藝術館”,并于2010年6月開始啟用。藝術館設計以“杞柳”非物質文化為主題,分為特展區、歷史區、材質區、工藝區、產品區、展望區六大部分。館內共陳列柳編文物、實樣6000多套件,代表著柳編的最高技藝,小到柳編日用品,大到柳編家居裝飾品,全面展示當地獨特的柳編文化。

 

  “非遺+”模式的研究和探索,為臨沭柳編這一文化產業發展注入了新動力。

 

  老手藝的現代復活
  

 

  年過六旬,楊進邦編織的速度慢了下來,但對柳編的熱愛和創新的勁頭從未停滯。“直到現在我每天仍然堅持設計。”在楊進邦心里,柳編的傳承是一個不斷完善和創新的過程,對于文化傳承和積淀同樣重要。

 

  40年來,楊進邦創作的作品都收藏在自己家中。隨著作品越來越多,一個想法閃現了出來。2013年,楊進邦在楊沙埠村祖宅原址,改建了“非遺傳承工作室”,為當地居民培訓柳編技藝、學習柳編文化提供了技術支持和傳承場地。

 

  從另一個層面來講,工作室更像是一個小型博物館,將楊進邦40多年來與柳編有關的作品收藏其中。其中包含從事柳編設計創作的草稿圖樣30多冊,外商交易信函、簽約訂單、樣品圖紙等幾千幅,珍藏柳條種植、加工、編織等各種工具幾十套件,十大系列六千多種柳編實物,從大到小、從傳統到現代不一而足。

 

  校園、鄉村和社區……近些年,在臨沭當地,楊進邦帶著柳編通過多種形式走入了大家的生活。“非遺進校園模式已經成了常態化,除了小學,臨沂職業學院還開設了柳編這門選修課,讓學生多層次了解柳編技藝。”楊進邦說。

 

  盡管臨沭當地不乏柳編企業,但楊進邦仍然堅持通過帶徒的方式傳承技藝。“我從2012年就開始帶徒弟,主要以70后和80后為主,現在濟南有1個,在臨沭當地有3個。”楊進邦告訴記者,傳承不僅要教授傳統的技藝,更重要的是能夠帶領大家通過設計上的創新賦予柳編新的活力。

 

  “希望通過自己的作品推廣臨沭的柳編文化,讓更多的人認識到柳編存在的藝術和市場價值。”楊進邦說。

甘肃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