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樂隊的夏天

2019-6-26 11:20:31 來源:山東商報

        這個夏天,音樂在電視和網絡中火爆,不少小眾音樂類型走進大眾視野,更多的人開始感受到民謠帶來的歡快激情,體會說唱音樂帶來的生活態度。就在近日,“單刀赴會”說唱作品邀請賽在濟南印象城舉行,比賽現場人山人海,嘻哈熱潮“席卷”整個印象城。而這群站在舞臺上的青年人用熱愛組建別樣樂隊,用時間澆灌音樂夢想,用吶喊讓更多人認識音樂、愛上音樂。 記者 焦騰

 

JNC演出照

《炎黃中國》創作中



  “濟南城”的“說唱”
  

 

  2007年夏,濟南的一個小出租屋內,三個青年相向而坐,雖然大汗淋漓卻又興奮地暢談著音樂。就在那天,濟南首個說唱團體JNC(濟南城)成立。吳越(MC小刺)、曹程威、張克峰便是該團體的創始人。

 

  每當回憶起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吳越總是特別感慨。在他的印象中,沒有錄音設備,沒有伴奏是正常狀態,那時僅有的是MP3、耳機、小本子,還有一直停不下來的嘴。就是憑著這樣的一腔熱情,他們奔波在濟南的每一個角落,用聲音澆筑著夢想的大廈。

 

  JNC成立的十二年里,有人來也有人離開。這些人涉及各種行業,有廣告策劃,也有學生,他們有的熱衷英文說唱,有的擅長做后期伴奏。“JNC現任隊長是高中學生‘跳高的青蛙’。他在三寸不爛之舌、鋼鐵麥克濟南站等大小比賽獲得過40多個冠軍,是我們全村的希望。”吳越說。

 

  “JNC”自成立之后,HIPHOP、bbox、說唱等多類演出節目輪番上演,同時,也活躍在網絡平臺和自媒體平臺上,“周末時,我們要么去工作室里一起創作、錄音,要么會拎著充電音箱去寬厚里的馬路邊演唱自己的作品,進行即興說唱的練習。”吳越說。

 

  正因為JNC中有太多熱愛音樂的人存在,所以創作出諸多備受聽眾喜愛的作品,如《經十路的探戈》。

 

  《經十路的探戈》以“堵車”為主題,描寫經十路堵車的“盛況”。整首曲子曲風歡快,旋律朗朗上口,同時極具濟南方言特色。“每個人所處的生活環境不同,自己的感受也就不同,在歌曲里表達情緒也是一種創作。靈感爆發時很享受,靈感不在時也不會刻意完成一首歌,這樣的作品沒有靈魂,也不會和聽眾產生共鳴。”吳越說。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酷愛音樂的年輕人不僅打拼下了“說唱江山”,今年還組織了“單刀赴會說唱作品邀請賽”。“線上報名人數很多,通常會提前篩選出16-20名選手,之后演唱原創作品,通過裁判和現場觀眾打分,進行冠亞軍爭奪戰。”這樣的比賽意義非同一般,除了讓來自不同城市的音樂人相互交流碰撞,也能讓人們相互了解不同的城市文化和特色。

 

  “我們為所熱愛的濟南城,貢獻出微薄的力量,讓城市的文化更飽滿。同時,也希望能通過說唱讓大家感受到快樂。”吳越說。

 

  老師把歷史寫給學生“唱”

 

  “西山蒼蒼東海茫,四海填八荒。巍巍中華坐中央,血脈承炎黃。身在江湖或廟堂,有志在四方。風華正茂少年郎,熱血永綿長……”一首剛上線到音樂平臺的《炎黃中國》讓網友們聽得心潮澎湃。

 

  這首歌出自臨沂沂堂中學教師邱鴻飛、楊現卿、王晶之手,歌詞里寫的正是學生們上課學習的內容。

 

  “看到同學們背誦歷史朝代歌和中國近代史,就想到能不能用歌曲的形式讓學習的內容更生動直觀地表現出來。于是,我們幾個老師便創作出這樣一首歌曲。”邱鴻飛說,他和楊現卿老師負責歌詞,王晶老師負責英語獨白,通過中西結合的歌詞創作方式和中國風的音樂形式表達出來。

 

  “這首歌用到了琵琶、鍵盤、吉他和鼓等樂器,之所以選用民族樂器也是為了增加中國風的元素,以突顯要表達的愛國主題。”一聲聲的琵琶與潮流音樂相互融合,音樂的碰撞和文化的交融都讓這首歌極具特色。音樂平臺上有網友評論:“妥妥的學習小助手,感覺能把所有課程都唱進歌里面。”實際上,這首歌的創作時間僅用了兩天。

 

  志同道合的人相聚在一起,總要做點事情。2018年夏天,來自各行各業的音樂愛好者們共同組成了一支樂隊,名為:青出于蘭。這支樂隊里,有教師、大學生,也有街舞教練,共有八人。他們涉獵的音樂類型很廣,包括民謠、說唱、搖滾、流行等,代表作品包括說唱歌曲《蘭陵蘭陵》《臨沂臨沂》以及民謠《洞出》《出走》等。“平時,各自都有各自的工作,周末晚上會聚在錄音棚里唱唱喜歡的音樂,進行一些創作交流或者小型路演。”邱鴻飛說。

 

  值得一提的是,這支樂隊也是“藏龍臥虎”。“成員王小迪去年參加《我是大明星》獲得年度八強,同時,也曾獲得《星光大道》的周冠軍。”邱鴻飛說。

 

  因為熱愛,盡全力與現實抗爭
  

 

  熱愛,讓這群年輕人產生了巨大的力量,他們每一個都樂在其中。

 

  JNC制作人李皓月有一個可愛的小女兒,每天工作完回家哄孩子睡著,再去給團隊成員制作伴奏或者后期,每天都忙碌到凌晨。然而,在此之前,JNC 還經歷過一次“解散”。

 

  “面對生存和現實,我們有很多苦衷。”JNC創始人之一張克峰在濟南服完兵役后歸鄉,而另一創始人曹程威在某一天也不得不為生計而另謀出路……不過,最終,JNC仍舊頑強地生存下來,并聚集起龐大的音樂愛好者。如今,JNC在綠地中心地下室有了一間小小的工作室,他們在這里錄歌、創作、交流,儼然一個音樂“天堂”。

 

  與此相反,并不是所有的音樂團體都在用盡全力與現實“抗爭”。當工作撞上興趣,現實撞上音樂,邱鴻飛是這樣想的,“音樂跟工作從來沒有產生過沖突,一般晚上會有音樂創作的靈感,下班后我會躲進臥室或者錄音棚寫一寫歌詞、想一些旋律,就是把眼睛看到的心里想到的東西用嘻哈音樂的方式表達出來。”

 

  音樂,對邱鴻飛來說是有魔力的,十一年的堅持讓他釋放完全不同的自我,也更堅定了繼續下去的決心。

甘肃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