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新聞周刊 > 正文

垃圾分類的單縣樣本

2019-6-24 11:16:58 來源:山東商報

         近年來,無論是在城市還是在農村,我國都在加速推行垃圾分類。從2000年開始,山東的垃圾分類試點先后啟動。近日,記者走進菏澤市單縣劉土城村,探訪該村的垃圾分類。

 

  2018年年底,劉土城村作為單縣垃圾分類的試點村,開始在村里推行垃圾分類。村里實行了文明銀行、街長制、積分制……3個月后,家家戶戶都能自覺地將垃圾進行分類。如今,劉土城村成了全縣垃圾分類的典型和示范村。文/圖 記者 施娟

 

農戶家門前擺放著兩個垃圾桶,都用來裝可漚垃圾

農戶將不可漚垃圾裝在另外的桶里



  干凈的街道
  

 

  在菏澤市單縣龍王廟鎮劉土城村,進村便能看到地里爬滿了成片的綠色西瓜苗。此時西瓜正在地里旺盛地生長著。村里人說,當地的西瓜很有名,又甜又好吃。

 

  走在村里,一條條干凈的小道延伸向村子的另一頭。小道上每隔一段距離便擺放著藍色的垃圾桶。家家戶戶門前則放著綠色的小垃圾桶。

 

  2018年12月3日,劉土城村作為試點村,正式在村里推行垃圾分類。龍王廟鎮鎮長馬炳臣說,在全縣,劉土城村的垃圾分類是做得最好的,其他村基本都是復制該村的模式。鎮主任科員黃麗告訴記者,龍王廟鎮劉土城村下轄劉土城、三黃莊、黃土城、王莊四個自然村,總戶數620戶,總人口1832人。和鎮里的其他村相比,劉土城村的垃圾分類走在前面。

 

  “我們大概用了3個月左右的時間就在村里推行開了,如今垃圾分類已經成為了村民的習慣了。”村會計劉凱說。對于劉土城村用這么短的時間就落實了垃圾分類,這樣的速度令不少人吃驚。很多人來到村里學習經驗。“基本上天天都有人來參觀,到現在不少于兩萬人吧。”劉凱說,垃圾分類之后村里也成了熱門,“來采訪的也不少。”

 

  每家兩個桶
  

 

  “這個鐵桶是用來裝可漚垃圾的,鐵桶裝滿之后就倒到門口的綠色垃圾桶里。”張女士(化姓)是劉土城村村民,在她家門前,記者看到兩個不一樣的垃圾桶。一個是鐵桶,桶上貼著可漚垃圾分裝桶的標志,另一個是塑料桶。張女士說,這兩個桶均用來裝可漚垃圾。綠色垃圾桶里的垃圾將在每天早上6點左右,被保潔員拉到村里的可漚垃圾池里。經過發酵后,這些垃圾可以用于施肥。她告訴記者,村里給每家都發了兩個桶。

 

  記者看到鐵桶里裝著樹葉、菜葉、果皮等,張女士說這些都是可漚垃圾。她提來另外一個小塑料桶,桶里裝著塑料包裝袋、玻璃瓶等垃圾,“這個小桶是我自己家里的,用來裝不可漚垃圾,裝滿后我就直接倒到馬路上的垃圾桶里。”

 

  馬路上,每隔20米左右便放著一個藍色的大垃圾桶,這是村里統一放置的,每條街道都一樣,這些桶用來裝不可漚垃圾。每隔三四天,桶里的垃圾便被保潔人員拉到鎮里的垃圾中轉站進行處理。劉凱說,以往,桶里的垃圾每天都得清理。

 

  15個街長
  

 

  為了更好地管理每家每戶的垃圾分類,村里實行了街長制。每條街通過群眾代表大會、黨員會選出村里較為有資歷、村民信任的人擔任街長。每個街長負責管理所屬街道的村民的垃圾分類。街長主要職責是搞好垃圾分類宣傳、講解、監督。按照村民垃圾分類好、中、差,每天進行登記,好的公示欄表揚,分類差的村民參加垃圾分類培訓班。

 

  楊金義今年62歲,是一名農民,也是一名老黨員,他被選為街長。楊金義皮膚黝黑,嗓門大,說話時眼睛瞇成一條縫,一邊說一邊用手比劃著。他告訴記者,村里總共設立了15個街長。這15位街長中,最小的40歲左右,最年長的72歲,楊金義的年齡排在中間。每個街長負責的垃圾桶和村民戶數都不一樣。楊金義負責“轄區內”的9個垃圾桶,共45戶村民。楊金義說,街長都是義務勞動,沒有工資。

 

  劉凱說,他將村里在外務工的青年建了一個微信群。在群里,他與青年們交流垃圾分類的相關事宜,“他們也是村里的一員,有必要知道和參與,所以我經常在群里發一些照片。”

 

  楊金義的兒子在北京工作,他自然也是群里的一員。楊金義說,一開始,兒子看到他撿垃圾的照片“覺得丟臉”,“他跟我說,家里也沒有窮到這個地步,都這把年紀了還非得去撿垃圾呢。”對于兒子的不理解,楊金義沒有在意。楊金義說,兒子跟他說大城市里都很難做到垃圾分類處理,何況是咱們這樣的小村子。當兒子“質疑”垃圾分類的難度時,楊金義說,“我們是開門扔垃圾,相對要更好做。”

 

  手把手教挨家挨戶查
  

 

  提起最開始實行垃圾分類時,楊金義深深地嘆了口氣,直言“真是不容易啊”,有的村民對街長“愛搭不理”。對于街長的工作量,楊金義感慨道:“一般人很難堅持下來,一開始,大家都不懂什么是垃圾分類,我們天天挨家挨戶上門去講,親手撿垃圾手把手教。”

 

  在一張紅色的宣傳頁上,記者看到,紙上寫著垃圾的種類。可漚垃圾包括剩飯剩菜、菜根菜葉、果皮等。不可漚垃圾包括廢紙、塑料、玻璃、金屬和布料五大類。楊金義說,那段時間他每天拿著這樣的宣傳單頁挨家挨戶講,“光看著紙上的內容講,大家很難懂,我根據生活來講,從油鹽醬醋茶講起。”

 

  楊金義說,推行垃圾分類的第一個月,剛好是春節前后,街道上、屋前屋后到處都是垃圾,村民們將垃圾混在一起。“剛好又是冬天,天氣非常冷。我們街長每天自己撿垃圾,清掃街面。”楊金義記得,那段時間經常早上5點左右就起床了,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垃圾桶前看垃圾。“看大家的垃圾有沒有亂扔,是不是分類了。”忙活一天后,晚上10點多才能回家,有的時候街長們晚上12點還在開會,“多的時候一天開3次會”。

 

  一開始5戶村民共用一個垃圾桶,桶上寫上村民的名字。看到垃圾沒有分類時,楊金義便將垃圾從垃圾桶中拿出來,將這五戶村民叫出來,問是哪家扔的,“一開始大家都不承認,于是我就當著他們的面,將垃圾一個一個分類。”楊金義說,做的多了,村民們漸漸地不好意思了,于是不再亂扔了。

 

  “文明富豪”
  

 

  村里成立了“新時代文明實踐銀行”,印制了“文明實踐鈔票”。楊金義說,“現在輕松多了”,不用再整天“盯著”。楊金義手里有一個小本子,用來記錄,比如哪家掃了街、垃圾分類做得好等等,檢查后,他就在他的小本子上記錄一筆。記錄之后,村民可以根據自己做的文明義務勞動獲得相應的文明鈔票,面值從10分到50分、100分不等。村里根據每戶獲得的“文明實踐鈔票”的多少,進行物質和精神獎勵,每季度評選“紅旗文明實踐戶”,年底表彰“文明富豪”。

 

  推出這項制度后,村里又多了一道美麗的風景。每天村民們便早早起床,自發來到馬路上清掃街面,這樣的景象每天在劉土城村上演。馬炳臣說,這樣的制度提高了村民的積極性。

 

  據了解,現在劉土城村的垃圾總量減少了約九成左右,環境改善的同時還節約了一筆不少的經費。目前,單縣正在全縣農村推廣這一生活垃圾源頭分類法,全面鋪開后,全縣每年可節約垃圾處理費用9000多萬元。

 

  張女士說,“垃圾分類很好”,自從垃圾分類之后,家里的衛生好多了,蚊蠅也少了。當記者詢問垃圾分類難不難時,張女士笑著說,“很簡單”。楊金義說,“現在村民已經有這個意識了,不會隨便亂扔。

 

  采訪當天,記者看到村里又新購置了兩百個綠色的垃圾桶,這些桶將發給村民們使用。

甘肃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