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小區安居 不安,何以居

2019-6-20 11:51:07 來源:山東商報

        深圳市一小區內被高空墜落玻璃窗砸傷的5歲男童當天上午因搶救無效死亡。


  一起事故,幾乎毀掉一個家庭的希望,令人心碎的事件,牽出的是種種疑問。


  當今社會,房地產行業飛速發展過后,樓房質量、物業公司專業化程度等問題開始慢慢顯現,此前已經有許多事故頻現,正是說明了這一點。


  一則“小區未老先衰”的論調,也是直接將問題指出,待人深省。安居,是人民群眾最樸素的生活理想之一,也是“美好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如何排除各種安全隱患,讓“居”得以“安”,是未來城市發展的一門必修課,也是社區建設的頭號問題。記者 鄒通



  高樓墜物事件的悲劇



  近日,一則讓人心痛的報道引起外界廣泛關注。6月13日上午,5歲男童莊某航與家人一起出行時,被福田區某小區一扇高空墜落的玻璃窗砸傷頭部,呼吸驟停,被緊急送醫。6月16日上午因搶救無效死亡。經警方調查,傷人的玻璃窗屬于該小區20樓一戶業主,初步判斷系意外墜落。


  據《北京青年報》報道,事件發生后,涉事小區已第一時間組織人員,對小區開展逐戶檢查,重點排查住戶的窗戶、陽臺等易發生高空墜物的安全隱患,預計一周之內完成全面排查。同時該報道稱,有律師表示,按照《侵權責任法》第85條規定,建筑物、構筑物或者其他設施及其擱置物、懸掛物發生脫落、墜落造成他人損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賠償后,有其他責任人的,有權向其他責任人追償。這意味著,小區里高空墜物致人損害的民事責任,由墜物的所有人或管理人承擔;如果所有人或管理人不明確,由建筑物的所有人或管理人承擔連帶責任,但能夠證明自己沒有過錯的除外。


  而據《錢江晚報》報道,涉事小區管理處的微信公眾號顯示,5月22日,該小區另一扇玻璃窗從8樓墜落,所幸沒有傷及行人。如果這起墜落的事件發生后,物業能夠及時逐戶進行排查隱患,并能及時告知業主排查中需要注意的事項,那么或許涉事業主就能及時排查出這個隱患了。


  不管怎么說,這都是一件不幸的事情。對于小男孩及家屬來說是飛來橫禍,而對于涉事業主來說又何嘗不是?需要引以為戒的是,再也不能對防范 高空墜物抱有僥幸心理了,物業也好,業主也罷,都應該擔負起一份責任,通過智慧和責任心共同編織起一道防范高空墜物的安全網。



  社區安全事件并不少見



  發生在深圳的這起事故令人心痛,但回頭看看過往,這樣的悲劇還少嗎?


  5月27日,有杭州媒體報道稱,“5月26日下午13時50分許,杭州余杭街道湖山帝景灣小區,兩名女童被發現倒在小區景觀步道積水中,再也沒能醒來。據通報,2名女童1名8歲,1名10歲,事發時在景觀步道積水中戲水,初步判斷可能為觸電引發。”同時有媒體報道,該小區一業主楊女士表示,5月18日,一只金毛寵物狗在該位置突然意外死亡,狗的主人當時就懷疑是因為觸電引發。


  同樣讓人揪心的,還有小區里的電梯,6月18日晚八點左右,江西鷹潭市信江新區金海岸C區發生一起電梯急墜事故。據當地媒體報道,18日當晚,金海岸C區20棟2401的一位業主乘坐電梯時,電梯從22樓直接跌落到5樓,再從5樓跌落到4樓,該業主困在其中40分鐘左右,被困期間按電梯警報按鈕也沒有回應。事故發生后,被困業主已送往醫院進行檢查。據金海岸物業人員回復,6月18日電梯下墜事故是金海岸C區停電所致,并無電梯故障,而被困業主恰為老人,遇到緊急情況時較為慌張,沒有做出正確的應急機制。


  而在深圳鼎太風華小區,5月28日也發生電梯下滑事故,被困的孩子是該小區的住戶,今年9歲,上三年級。好在孩子并無大礙,只是受到了驚嚇。


  除了上述事故,在小區內發生的安全事件還有很多。尤其是在一些老舊小區,存在著更多的安全隱患。



  不“安”,何以“居”



  說起安全隱患,這似乎是社區安全一直繞不開的話題。眾所周知,如今的很多社區,甚至是我們自己正在居住的社區,都有很多類似問題存在。比如樓道堆放雜物,有不少是易燃易爆物品。在不少小區,道路兩旁都停滿了車,堵塞了消防通道,導致發生火災后消防車進不來,火不能及時被撲滅。多數小區雖然有消防栓,樓道內也配備滅火器材,但并不完備,如缺乏火災自動報警系統、自動滅火系統、防煙排煙系統以及應急廣播和應急照明等配套的安全設施。此外,隨著電動車的普及,有不少住戶喜歡拉長線給樓下停放的電動車充電,亂拉亂扯、露天擺放插座,這些都屬于消防隱患。


  此外,如今的一些封閉式社區也并非完全”封閉“。首先,小區門禁形同虛設。很多小區都設置了門禁管理系統,進入小區的人需刷門禁卡方能入內,但多數小區的門禁大開,形同虛設;即使有小區要求登記,也只是保安在門衛室象征性地登記姓名、電話。其次,大多數低層住戶的防盜窗往往成為小偷趁夜偷摸攀爬的階梯。再次,雖然小區內一般設有限速標志,但即便車輛超速,也無人制止。有些小區機動車道和人行道并不區分,車輛和行人擠在同一條道上,家有老人和孩子的尤其擔心。


  而在一些景觀比較優美的社區,更是存在美麗背后的危險,就比如杭州的那起女童在水池邊觸電事件。現在許多小區都有水景景觀,也會在水景景觀旁邊設置告示牌,或加裝護欄,但有些水景景觀的水面幾乎與地面持平,存在安全隱患。此外,現在的小區大多配有健身器材,這些場所的健身器械,有的老舊需要更換,有的被人為損壞,卻得不到及時維修,因為沒有貼警示告示,導致器械傷人也是隱患之一。


  看過這些,不少人不禁后背一涼,我們樂以安居的社區,真的“安”嗎?當“安”都無法做到保障,還談何“居”?但這些問題確實真正存在,并亟待解決。



  “小區未老先衰”的警示



  深圳5歲男童在小區內被高空墜落的窗戶砸中身亡,引發輿論熱議。新華社就發表評論文章稱,“小區未老先衰”的問題值得引起重視。


  文章指出,涉事小區物業對悲劇難辭其咎,輿論對物業疏于隱患排查的批評也有道理,但我們的反思不能止步于此。接連發生墜窗事件的小區,只是以一種沉重而極端的方式,讓潛伏在我們身邊的安全隱患顯性化了。更值得探討和警醒的,是這件事暴露的“小區未老先衰”的風險。


  文章解釋,何謂“小區未老先衰”?用最近那篇朋友圈刷屏文章的說法就是,很多房齡才10多年的小區,已出現電梯老化、門禁虛設、垃圾清運半癱瘓、綠地裸土化等負向循環苗頭,小區整體環境和物管水平每況愈下。深圳出事小區建成僅14年,但近期接連發生墜窗事件,事后排查還發現多個窗戶需維修——這些都可視為“未老先衰”的一個癥狀。


  文章稱,這種“未老先衰”的小區,正是我們很多人正在面對的現實。厘清這一點就不難理解:為何事發后,不少人將男童被砸瞬間的視頻傳到家人群、家長群,善意地提醒大家注意安全。這種善意之舉從一個側面表明:很多人早已隱約意識到自己也住在一個“未老先衰”的小區,只是大家平時對風險的感知度較低,直至這次被墜窗悲劇激活。


  一些小區“未老先衰”,與“小區”概念在我國出現的時間不長、房地產行業急功近利、城市土地集約使用模式等有較大關系,也與部分物業公司專業化程度普遍不高、業主委員會機制被虛置、“各家自掃門前雪”的社會心理等因素有關。它們共同導致了一些小區的加速折舊與管理失序,也讓一些小區生活充滿了不確定的危機與風險。


  文章強調,安居,是人民群眾最樸素的生活理想之一,也是“美好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相信小區生活在總體上是安全的,但各級政府和職能部門有責任盡可能地消除各種真實存在的隱患和不確定性,讓我們不用擔心因為一次高空墜物、一次電梯事故或其他意外而發生悲劇。


  各種用生命換來的教訓已足夠深刻。鑒于“小區未老先衰”現象有一定代表性,有關部門確有必要對小區安全隱患進行系統化梳理與排查,讓危險和意外與我們少些交集。另一方面,我們還得從源頭抓起,制定更科學完善的標準,并加強監理監管,蓋出更安全的房子。



  物業管理仍需梳理和完善



  “小區”概念在我國出現的時間不長,而物業管理發展至今,也仍不算成熟。自從20世紀80年代,我國內地引進物業管理以來,全國各地新建住宅小區普遍推行了商業化的物業管理模式。不過在規范化、市場化、專業化方面還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小區業主與小區業主之間、物業企業與小區業主之間、小區業主與業主委員會之間,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梳理和完善。


  老舊小區由于歷史遺留問題的原因,在推行物業管理的過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難和問題。老舊小區配套設施不全,基礎設施先天不足,主要表現在上下水管網老舊、機動車位嚴重缺乏、部分小區沒有煤氣和天然氣管網、由于各種原因使小區難封閉或根本沒辦法封閉等。


  對于這樣一個“爛攤子”,很多物業公司不愿介入,因為老舊小區維修基金都已使用完或者之前根本沒有繳納,加上基礎設施老化,維修壓力大,維修成本高,即使全額收取物業費用,也不能維持運轉。街道、社區只能在政府補貼下,承擔環衛清掃保潔任務和基礎設施的基本維護,勉強維持小區的基本運行。


  即便物業公司介入,“麻煩”也才剛剛開始,其中主要是來自于業主對物業的認識度不足。如企業下崗職工、外來農民工或者孤寡人士,家庭收入偏低,物業管理消費意識淡薄且支付能力有限,“管不管無所謂”或簡單的認為物業就是看門掃地。還有部分小區業主將建筑問題與物業問題相混淆,要求開發建筑遺留的問題,由物業企業去解決,有些“強人所難”的味道。部分業主以此為借口找茬不交物業費,影響了已交物業費人員的積極性,形成攀比,從而使收費率越來越低,進入了“收費難、難服務”的惡性循環怪圈。


  難有良性循環,不被理解,使得物業管理的發展緩慢,目前呈現出的諸多問題都難以解決,因此當務之急,是如何讓物業管理更加規范化、專業化,并從小區居民的思維意識方面增強對物業管理的認識度。這是一段要走很長時間的路,但可以相信,未來中國城市的發展之中,這一環節必定會逐步完善。


  相關鏈接

  防高空拋物 杭州一小區裝47個攝像頭全部朝天


  住在高層小區,高空拋物一直是讓住戶們煩惱的事,除了污染環境,還很有可能導致火災、傷人等嚴重后果。不過,杭州市余杭昌運里小區的住戶卻不用擔心這個問題,這歸功于小區里47個特殊的攝像頭。


  昌運里小區于2018年年底交付,這是一個拆遷安置小區,緊靠杭州主城區,1546戶住戶,其中有1000戶左右都是出租戶。


  考慮到安置小區流動人口較多,較難管理的情況,余杭區政府提前規劃,在小區交付前4個月就提前入駐,由街道社區和轄區公安一起,共同打造“智慧安防小區”。


  小區里共17幢樓,都是20層的高層,為了防止有人高空拋物,街道特地出資購置了47個“防高空拋物監控”,這些廣角攝像頭安裝在每幢樓南北兩側的地面立桿上,距離單元樓10米左右,呈60至80度角仰拍,正好可以將整幢樓的窗戶和陽臺包入拍攝范圍。而且,該攝像頭角度經過調試,完全不會拍到住戶隱私。


  小區居民入住的時候,防高空拋物攝像頭同步啟用,這些攝像頭后臺連接到小區物業設備管理平臺、街道管理平臺和區政府統一管理的平臺。監控內容在物業管理平臺上的存儲時長為一個月,平時,物業工作人員在值班室也能查看實時監控情況。


 

甘肃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