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新聞 > 國內新聞 > 正文

懸疑劇變狗血劇,公眾感情豈容戲耍?

2019-5-21 11:52:11 來源:綜合新京報、澎湃新聞報道

       5月20日,備受關注的周口男嬰丟失事件出現反轉。新京報記者從事件核心知情人處獲悉,男嬰丟失系家庭矛盾引起的鬧劇,整個事件由女方策劃并自導自演。目前多名參與策劃者多人被拘留,“(男嬰)母親尚在哺乳期,等哺乳期過后也將受到處理。”

 

 
“周口盜嬰案”視頻截圖



  自導自演,多人被拘


  據媒體報道,知情人稱,河南周口嬰兒丟失事件系男嬰母親因家庭矛盾,和其親友策劃“自導自演”。男嬰的親生父親另有其人,是生父一方將男嬰抱走,目前4人被治安拘留。知情人士透露,“做DNA時發現孩子生父的老家在周口淮陽,他想要走孩子,因此先將孩子帶到鄭州姐姐家撫養”。


  復盤此事始末,多少讓人有些心塞:5月16日,周口當地公安分局接到報警稱,男嬰母親在周口公園附近散步時暈倒,醒來后發現孩子失蹤。周口警方在發布的懸賞通告中稱,當日11時,在川匯區文昌大道周口公園附近發生一起盜嬰(男,四個月大)案,懸賞5萬求線索,后懸賞金額提升至15萬元。19日,周口警方通報稱,此前發生的“嬰兒丟失”警情已經查清。目前,警方已將嬰兒從鄭州找回。


  5月20日,有媒體引述知情人的說法報道稱,周口丟失男嬰事件系男嬰母親因家庭矛盾和其親友策劃自導自演。隨后,河南媒體稱,丟失男嬰生父另有其人,事件系男嬰母親和生父等導演,多人被拘。


  針對有消息稱該事件系“男嬰母親和生父等人策劃,其生父系安徽滁州瑯琊區某干部”,瑯琊區宣傳部門工作人員對澎湃新聞表示,已向上級部門匯報,正在進行核實。



  社會愛心,不容消費


  如今懸疑劇變狗血劇,去年年底浙江樂清家屬故意制造男童失蹤警情的情節再現,著實叫人大跌眼鏡。


  或許對幾天來密切追蹤事件走向的網友來說,對男嬰丟失最終被證實是自導自演的劇情,未必來得就很突兀。事實上在曝光之初,就有網友指出,案發周圍的攝像頭逐個排查都沒有發現蛛絲馬跡,如此不留痕跡的作案手法太過詭異,且嬰兒車始終被遮擋起來。


  19日當地警方發布的第二次通報中,對事件的描述,也從之前的“盜嬰案”改為了“嬰兒丟失”,對嬰兒用的是“找回”而非“解救”。更詭異的是嬰兒找回后,家屬并沒有表達對嫌疑人的憤怒,而是對媒體表示“希望事情到此為止”。這些有違經驗化邏輯的情節,已經觸動了很多人“疑慮”的開關——雖然輿論主基調還是同情家屬,對男嬰的遭遇高度牽掛。


  而今,事件系女方一手策劃的真相浮出后,那些牽念事件進展的人們,難免有種被愚弄的感覺。考慮到事件牽動的社會愛心與輿論資源這么多,說其欺騙公眾感情、消耗社會愛心,恐怕不為過。


  不只是欺騙公眾感情,家屬報警后,當地警方投入大量警力,并懸賞五萬元征集破案線索。警力本身是有限的公共資源,當事人因為一己之私制造虛假警情,導致當地有關部門在莫須有的警情上徒耗,也是對公共資源的浪費。


  《治安管理處罰法》和《刑法》,對編造假警情,進而擾亂社會秩序的行為,都有明確的懲罰措施。像樂清失聯男孩事件,策劃報假警的母親,日前就以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


  而此次風波又來了個翻版,自然也會面臨“作”的代價。眼下,相關的策劃人都已被拘留,依法嚴懲顯然不會缺席。


  其實在樂清男童失聯事件中,當地警方就曾投入數百警力,此次風波同樣演變為全城搜索和全網搜救。這說明社會對幼童安全有著高度的警覺和敏感,任何潛在傷害都可能引發連鎖式的反應。這種善心搭建的群策群力的社會防護網絡,實在不該被欺騙、踐踏。畢竟,“狼來了”的把戲玩多了,勢必會割裂互聯網在陌生人社會連接的信任網。


  就此事來說,盡管外人很難想象,家庭矛盾發展到策劃狗血劇情的田地背后,到底有沒有其他難言之隱,但如今公共資源浪費已是既成事實。而跳出來看,一旦社會同情心被無度消費,只會讓民眾疑慮造成“寧疑不信”的冷漠局面。


  “機關算盡太聰明”,欺人也會是自欺。繼樂清男童失聯事件后,此事無疑也提醒許多人,就算有家庭矛盾,為人父母都不能拿孩子作為斗氣的工具。綁架輿論、試圖用公共資源解決私人問題,對公眾善心的玩弄,最終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也不值得。綜合新京報、澎湃新聞報道


 

甘肃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