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匠二代”的守候和展望

2019-3-27 11:28:23 來源:山東商報

     “聶家莊,朝南門,家家戶戶捏泥人”,在高密,泥塑曾是三絕藝術之一。然而時光荏苒,傳統手藝受到沖擊,這門家家戶戶流傳的手藝只能“待字閨中”。2009年,90后小伙聶鵬放棄上大學成立泥塑作坊,這個別人眼中的“意外”一做就是近十年。


  作為“匠二代”,聶鵬要守住的不僅僅是父親留下的技藝,還有昔日“一村一品”的工藝特色。正值春天,新的泥胚又開始晾曬,等待進一步加工。看著這些雛形,聶鵬的心里也有了新的展望。記者 許倩

 

 

一件泥塑作品需要重復拿起、放下的動作50次



  拿起、放下、決定


  拿起,放下,重復50遍。看似單調的節奏曾長期是這個名為聶家莊的生活重心。彼時,村里的人不會想到,昔日如此輝煌的技藝會被輕易的放下,成為過往。


  據聶氏族譜記載,聶家莊泥塑最早出現于明萬歷初年,過去農閑時幾乎每家都會捏制各種泥玩意兒到周邊村落銷售。對于聶鵬而言,這是童年時期印象最深的一抹記憶。“我父親就是聶家莊泥塑的傳承人,小的時候村子里也有許多人家做泥塑。”聶鵬回憶,父親一筆一畫、挑燈制作泥塑的場景是他兒時最動人的回憶。“那個時候,村子里的人做好泥塑后都會拿到集市上擺攤去賣,看到泥塑就知道是我們聶家莊的手藝。”


  在聶鵬的記憶中,每年春天,幾乎家家戶戶的老人都會晾泥胚,等待小麥播種以后的空閑來制作泥塑。“春天天氣干燥,比較適合晾泥胚。小麥種完之后的農閑時間,做泥塑既可以打發時間,也可以等待過大年時到集市上售賣增加家庭的收入。”聶鵬說,受家庭環境的熏陶,自己從小就跟著學習了晾胚、烤制定型、上色的技藝。


  然而,隨著聶鵬成長,兒時常見的手藝卻逐漸消失,這個“意外”有些措手不及,也促使著他做了一個決定。2009年,聶鵬決定放棄考大學,成立泥塑作坊創業。


  對于全家人乃至全村人而言,這個決定都是意外的。“那時候村里還在做泥塑的只有12家,而且大多是六七十歲的老人。”聶鵬告訴記者,做出這個決定并不是沖動,自己的想法很簡單。“在我的觀念中這是不能丟失的手藝,一定得留下來。”


  然而,身為省級傳承人的父親并不希望兒子走同樣的道路。苦勸無用后,父親將擔憂轉變為鼓勵,期待聶鵬用年輕人的思維創作出一些新的東西,為泥塑增添活力。



  創新結合尋求新生


  “匠二代”的身份對聶鵬而言,是責任也是壓力,傳統的手藝如今活力消失,聶鵬首先要做的就是創新,創新形象,也改變包裝。


  聶家莊泥塑最早的起源就是捏泥人,演變到今天漸漸變成單一的泥老虎,為了讓聶家莊泥塑贏得更大的市場,聶鵬想到了重新創新、打造泥塑人物。


  在順利完成兩只巨型泥老虎的捏制后,聶鵬開始著手創作泥塑人物。“我先是從生活中耳熟能詳的人物入手,像關公、孔子等。后來又不局限于單個的人物,又捏制了一組故事性人物《童年的回憶》,通過這些泥塑人物的創造,豐富聶家莊泥塑的題材。”


  隨著泥塑題材的演變,傳統的泥塑開始有了一些影響力,聶鵬的工作作坊也漸漸忙碌了起來,面對增長起來的訂單,聶鵬有些力不從心。于是,他開始籌備將村民帶動起來,全村一起干。


  面對此前已經被放下的手藝,村民們難免擔憂。“大家最主要的擔心還是怕沒有銷路,再有就是有的人做了幾十年了,也不愿意做下去。”面對村民們的質疑和觀望,聶鵬一家家地做工作。“到目前,總共有六家參與到我們泥塑作坊中來,和我們父子倆一起做。”


  按照以往,一個家庭每天的泥塑產出量只有幾個,而聶鵬的作坊可以將每天的產量提升至50多個。效率提高了,問題很快也顯露了出來。畢竟不是日常消費品,泥塑作品漸漸受到市場限制,如何拓展市場成為一個橫在眼前的難題。不僅如此,大量泥塑的存放也成為一個難題。


  后來,對于作品銷售渠道的思考成為了突破口。“我們村里傳統的泥塑是沒有包裝的,或者是用簡單的塑料袋包裝。如果對外聯系采購,我們首先需要解決的就是包裝問題。”2010年,聶鵬開始重整旗鼓,在泥塑包裝上做起文章。當時,聶鵬跑遍了高密的設計公司,終于做出了幾款適合禮品和旅游紀念品的泥塑包裝。



  走走停停路漫漫


  從2009年決心傳承泥塑至今,十年的時間不長不短,對聶鵬而言,過程艱難,傳承的路依然漫長。


  對當地人而言,這些司空見慣的泥塑不起眼,想要傳承就要讓外地人知道、了解聶家莊泥塑。近幾年,聶鵬帶著自己的作品奔走在全國各地,參與各種文化活動,打開市場也借鑒其他工藝的發展模式。


  “這幾年去過的城市太多了,最開始只是小范圍的,濰坊、濟南、濱州等省內城市,后來又去過北京、廣州等地。”聶鵬說,第一筆大訂單就是從展會上挖掘到的,客戶一次性向聶鵬訂了3萬多元的泥老虎。“這是創業路上的第一絲曙光,我覺得這個事得堅持下去。”聶鵬堅定地說。


  為讓泥塑形態更加多元,更貼合大眾審美,聶鵬又進行了尺寸上的創新。“傳統的泥老虎高度都在10厘米左右,如今我們打造了更為巨型的泥老虎,大約在30厘米高左右,每一款都有不一樣的趣味和造型,更有收藏價值。”聶鵬告訴記者,此外,自己還將泥塑與高密當地的剪紙、年畫等工藝相結合,進行造型上的改變和創新。


  聶家莊泥塑的不斷創新,也進入了更多人的視野中。2016年底,天津科技大學聯系聶鵬,在學校創辦了實踐基地,定期與聶鵬的泥塑作坊進行交流。在此帶動下,泥塑也走進了高密的校園,帶動更多學生學習這門老手藝。讓聶鵬感到欣慰的是,在進校園的過程中,泥塑獲得了新生。“學生們以秋千、畫冊等多樣的方式來呈現,賦予了泥塑新的活力。”


  將美術顏料替換過去的化工顏料,順利解決了褪色問題;改變過去的簡陋紙箱,設計出文化韻味濃厚的包裝盒;引入幾十種歷史人物形象,極大擴展了泥塑的種類……這些年,泥塑在聶鵬的手下華麗再現。但聶鵬深知,這些還遠遠不夠。


  令聶鵬惋惜的是,盡管有著非遺的光環,這些年來,沒有一個本村青年加入聶家莊泥塑的傳承。“我的想法就是希望把我們村的特色工藝傳承下去,打造成‘一村一品’的特色,讓我們的后代還能夠見到這門手藝。”聶鵬告訴記者,傳統的泥老虎是十二生肖中的一種,自己計劃發動更多的村民參與進來,每家打造一個種類,形成十二生肖的特色泥塑。


  當然,這一步并不好走。如何讓更多的年輕人加入到這個古老的行當、如何挖掘更多創新性的思維、如何更好地利用網絡推廣品牌……聶鵬將希望寄托于更廣更遠的“走出去”。


 

甘肃快3开奖结果 南通棋牌游戏金游世界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865棋牌游865棋牌游戏 双色球17134期号码预测 爱玩棋牌游戏中心下载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结果 极速11选5直播 开奖现场直播 山西11选5中奖 排列五复式模拟投注 安徽11选5预测分析 全天北京快乐8在线计划 零点棋牌最新版下载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公告 金博棋牌官网 36选7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