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A 重點報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聞 品牌活動 電子版
熱門搜索關鍵字: 讀我網 魯商集團 魯網
讀我網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給你一雙黃金瞳還原考古真實現場

2019-3-20 11:07:57 來源:山東商報

        提及文物,你認為是《古董局中局》中一件件坊間傳說的稀世珍寶?還是《國寶奇旅》中故宮人危機四伏守護的珍寶?抑或是《考古筆記》中的盜墓探險?

 

  影視劇中的場景總是因玄幻的場景、驚險的劇情帶給觀眾無限想象。最近,一部文化鑒寶為主題的《黃金瞳》在展現文物內涵的同時也聚焦考古人的日常。日前,記者采訪專業考古人,聽他解讀熒幕內外的考古故事。 記者 許倩

 

  “洛陽鏟”“開方”展現考古味道

 

  近幾年,“文物熱”成為了一種強勢的文化現象,不僅《國家寶藏》《上新了,故宮》等一系列綜藝節目帶動,網劇制作者也將眼光投向鑒寶類小說改編之上。2019年開年不久,前有《古董局中局》《國寶奇旅》,現有正在熱播的《黃金瞳》,對于與文物關系最密切的考古人而言,熒屏之上的考古與田野里的考古還不完全是一回事。

 

  隨著劇中的男主莊睿來到考古現場,考古人的工作日常也在熒幕上鋪展開來。“開方”“洛陽鏟”等名詞的科普讓觀眾對考古有了一定的了解,在專業人士看來,劇中呈現展現了一定的考古味道,但卻并不準確。

 

  “開方只是一個俗語,專業的話應該是探方,導演為了迎合大眾做了些改變,通俗了一點,經過了一些藝術上的加工又不那么偏離專業。有一部分是符合考古的,還有一部分是為了滿足劇情的需要。”山東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董文斌告訴記者,基于此,劇中考古現場的開方并不像生活中考古現場所布的探方一樣規整。“劇中考古現場不是探方,邊也不直,只是一個挖土的現場,不是一個考古的現場。”

 

  除了“開方”,在劇中角色的對話中觀眾被科普了另一件考古工具:洛陽鏟。劇中考古人將其表述為“上世紀初一個叫李鴨子的盜墓賊發明演變而來”,而在業內,這項必備的考古工具卻流傳著另一個版本的來源。

 

  “最初的時候不是圓形,而是半圓形的鏟子,原來在路邊有喝涼茶的,需要搭個涼棚,找一些竹子和木頭,用圓形的鏟子往下一挖,搭起來很結實,原來是生活用的。然后發現這樣能帶上土來,活動過的熟土和沒活動過的生土是能分別出來的,后來就有人借助它來找墓葬,成為了考古工具。”董文斌告訴記者,劇中呈現的洛陽鏟與考古人所用的洛陽鏟也有所區別。“劇中洛陽鏟的形態是對的,但是太短了,我們考古用的一般都在兩米多。”

 

  墓葬發掘講究很多

 

  影視劇中往往將考古與墓葬緊密相連,驚險刺激的場景往往更能激發觀眾的好奇心。在《黃金瞳》中,同樣出現了在墓葬中找尋文物的場景。與之同時出現的,還有一件工具:金屬探測儀。

 

  劇中用金屬探測儀探測墓葬的存在,其實,據考古人介紹,在考古發掘的過程中基本不會用到這項工具。“金屬探測儀其實不是找墓葬的工具,考古過程中也基本不會用。”董文斌告訴記者,“金屬探測儀其實是盜墓分子利用來尋找青銅器的一種手段,也不是很準確,真正要尋找墓葬的話還是得用洛陽鏟。”

 

  影視劇中的墓葬往往被賦予了神秘的色彩,推開大門就會發現各種珍貴的文物。但其實,為了能夠完好地保存下來,墓葬的發掘和文物的出土都很有講究。“大部分的墓葬都是殘破的,墓底下潮濕,紙是不可能保存下來的,因而墓葬里是不可能保存書畫的。”董文斌介紹,墓葬里在空曠的環境下氧氣還是很多的,放青銅器還是可以的,壁畫也很難保存。

 

  劇中莊睿在山洞里發現了一本漢代竹簡,但其實,因文物自身的特殊性,竹簡的保存條件也相對較高。“竹簡一般在飽水的環境下出土,在空氣中和土中是不可能保存下來的,一般我們出土的都是墓葬里保存很多水,要么就是在水井里出土的。”董文斌說。

 

  之所以產生如此高要求,主要一點就在于氧氣帶來的氧化作用。對此,考古人在發現了文物之后,并不能馬上取出文物,而是要采取一系列的流程。“一般考古發掘發現了文物肯定是先不能動,都要記錄,要拍照、測繪甚至還要三維測繪,不能直接取,要先經過文物保護手段,比如分類,怕光的要先避光,怕破碎的要準備盒子來裝。”董文斌告訴記者,文物發掘有一套流程,還要填寫標簽,劇中所展現的流程相對簡單。
  

 

  還原再現讓文物活起來

 

  熒幕上的考古與田野中的考古有所不同,這是影視化的需要。也正是熒幕上一個個場景、一件件文物的呈現,讓更多的人了解了文物,了解了考古人。

 

  1:1還原重建潘家園、玉器古玩與歷史人物、文化知識密切相關。三河劉葫蘆的來歷、哥窯的盤子、唐伯虎的《李端端圖》、徽宗汝窯殘片等,向觀眾傳達了古玩鑒賞知識,也傳承了傳統文化。與此前系列探險題材的影視劇不同,《黃金瞳》站在了盜墓的對立面,從考古人的視角展現發掘過程。

 

  對考古人而言,墓葬的盜掘是最讓其感到心痛的事情。“發掘過程中發現被盜掘的墓葬總是感覺很心痛,盜墓在文物盜掘的同時也破壞了原來的組合和原來的墓葬結構。去年在曲阜杏壇學校的東周墓地發掘就是如此。”也正因如此,當墓葬遭遇破壞的時候考古人往往會對其進行搶救性發掘。

 

  除了發掘,劇中還出現了文物修復的場景,木胎掐絲、螺鈿等場景在展現文物的同時,也因匠心呈現傳遞著文物保護的理念。播出之前,多家博物館也以“博物館給我一雙黃金瞳”為話題,為劇中館藏文物再現打call。

 

  “確認過眼神,是胸有成竹的人”的山東博物館《鄭板橋竹石圖軸》、“愛菊的寶寶運氣都不會太差”的湖北省博物館元青花四愛圖梅瓶、“寧可碎得出眾,也不要美得雷同”的天津博物館宋哥窯盤、“本以為是個青銅,沒想到竟是個王者”的西漢南越王博物館雙鳳渦紋壁……語言風趣幽默,文物賣萌的同時也展現了“老古董”的活力。

 

  近年來文物以各種形式走紅網絡,觀眾對考古工作也越發好奇。對考古人而言,卻是喜憂參半的事情。“大眾對考古的熱情很高漲,這是我們樂意看到的現象,但同時也有著擔心。”董文斌坦言,電視劇中播放的取文物的場景,對觀眾也有一定的誤導。

 

  “考古不是挖寶、也不是單純找器物,很大程度上是研究古代人的生活,復原古代的場景,填補以前的歷史。”“考古人以做資料、學術研究為主,真實的想法是記錄原始的歷史,借此判斷墓的結構、原始的生活方式和習俗。”董文斌告訴記者,“影視劇在一定程度上還原了考古味道,同時進行了藝術化的加工和潤色,希望能夠增多一些文物保護、傳承文化遺產的理念,讓文物活起來。”

甘肃快3开奖结果 湖北高频11选5走势图 安徽快3实时 pk10计划软件安卓免费版 重庆快乐十分500期走势 靠棋牌赚钱吗 广东快乐十分稳赚计划 pk10稳定计划软件免费 湖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江苏快3开奖网站 排列三开机号 股票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定胆软件 上海11选5走势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河南快三和值走势图 怎样卖花赚钱